灯酒揽夜

橘橙

文/灯酒揽夜


-01-

但凡什么事情,有了第一次,第二次似乎也就不远了。

橙是在进候车室的时候第一次遇到了她,和她面对面坐着,相隔不到一米。

候车室永远不见安静的时候,喧闹声像热锅里的水一样沸腾不休,总有人吵嚷着,尽自己所能地把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倾倒在这个拥挤的建筑里,逼迫着他人去接收。一切都显得乱糟糟的。

橙把包一放,坐定,晃着自己的两条细长白亮的腿,就开始东看西看。她是那种闲不下来的人,从小就被父母视为多动症患者。他们屡次试图把她拎去就医,但是一切行动都在她的拼死抵抗和坚定承诺之下瓦解了。然而直到下一次行动之前,橙依旧是那个样子。

这是橙的一个不太好的习惯,...

女子眉目如画,爱甚。(快来看小姐姐们啊啊啊!!!)


两横口苗:



《五年百合 三年搞姬》发布啦


 提取码:o1vu




“太喜欢你,踏清晨的上课铃去见你,看你握笔,消失在试卷里,任你被风吹起的发卷进我心里,在墨香中吻你,爱你。”






主催:我


宣图:废话/ @七厘 


排版:@風車與海 


文手: @嫌犯T  @尤冼  @博客没有名称  @堑涯  @萧隐  @倪承  @Follow A River  @灯酒揽夜  @衡殊  @殁生  @惠xī  @两横口苗 @磚牆之下。


画手:@七厘 


校对:阿顾


发刊后一星期原作者会公开原文~


请大家给我们REPO!不然不出第三期了(暴哭)




被屏蔽了两次……


移山填海

·创意写作课期末考核存档

·结尾不太满意ummmmm……懒得改了_(:з)∠)_

·woc到底哪里违规了又屏蔽我!!!走微博吧TAT


文/灯酒揽夜

企划解禁,极为俗气的一见钟情,随心所欲地下了笔,没什么剧情和内涵,请看官凑活食用吧!

顺便放个企划封面歌词的来源曲子其中一版:


我从来都很喜欢去咖啡馆,因为那里有治愈我干渴的东西——即便我和咖啡馆总是格格不入。它是充满荷尔蒙气息的东西,至于我,只有年少的某段时期,才与它波段重合。

一段呼吸的开始,我看到对面玻璃外有个女人下了车,职业裙装和精致妆容,时间把她打磨得一成不变了,我却还是没办法忘怀。阳光穿过玻璃照射到我的眼睛里,看起来耀眼无比,但实际上周围满布云霭,这光就像是透过孔洞钻出来的。我确信即便没有这一层伪装,她也看不穿我。她大概早已忘记了我的模样。...

第一次参加企划!大家都很棒!
以及第一次写小姐姐们的故事,希望大家喜欢(⸝⸝⸝ᵒ̴̶̷ ⌑ ᵒ̴̶̷⸝⸝⸝)✨

明昭北往:

企划三期 | 荷尔蒙 正式发刊!

最深和最重的爱,必须和时日一起成长。


作者: 

@一言以蔽之  @陆婪  @瞎说茉  @MISS.U  @桑泊莫  @萧隐   @公子甜白°   @眼袋君  @▲那吉先生 ▲  @尤冼  @灯酒揽夜  @九宴WUTAGE  @风净沉舟  @蔚青山  @殁生  @蔚青山 @楼外楼  @D  @朔卿    磚牆之下。  @ 張鶓   @白遇 

画者:

 @蹦迪薯条。  @余洲 

校对: 

@韶光贱 

设计/主催:

明昭北往

下载链接:

戳我 (uvs9)


阅后即焚!禁止二次上传!

欢迎大家写repo投喂~~

破戒

PS:灵感来自汪曾祺《受戒》,设定部分借用
 一只水鸟受了惊,扑棱着翅膀飞远了,激起一团芦苇,扬扬地,撒了满天。

 那只手于是伸了回去。佛珠碰到僧衣袖口,卡了一下,终于隐没在袖子里,带着那只手一起从人眼里消失了。令人止不住遗憾失落。

 “这水鸟可怕生了,但也是个狡猾的,就会欺负熟人!我一来,它就跑过来讨鱼吃!不给,就要偷!”旁边一个渔家女,七八岁的年纪,扎着两条小辫,两只骨碌碌转个不停的大眼睛像会说话。小姑娘此时兴奋地朝着水鸟飞去的方向吐着舌头,似乎这就报了被偷鱼的仇。

 和尚笑了笑,有点无奈,有点惆怅。他告诉小丫头:“你下次再见它来,就给两条小鱼,它吃了就不会...

关隘

凤城,大燕朝要塞。 
 
 大燕世代崇文轻武,虽不至于养成一批肩不能抗手不能提的文弱书生,但其军事力量的确不足以攘外安内。凤城作为大燕西北部最重要的关卡,紧邻大余和北翟,占据了两者通往大燕腹地的要道,几乎是扼住了大燕的咽喉。 
 
 凤城老城主却是胆小如鼠,不懂经营,耗尽了祖上作为开国功臣立下的基业,如今只是龟缩在凤城,安心养老。然而,天不遂人愿,就在大燕人以为天下一片太平的时候,大余向大燕开战了。 
 
 开战当日,老城主负手立在城上,望着前线的方向,叹了口气。良久,战鼓声仿佛在他耳边响起,他默默地挺起身,说了一句...

漫书人间不眠夜,银钩一点不老灯。
专注原创的子博。缘更。
纸茶的一个茶水间。
文。剧。
© 灯酒揽夜 | Powered by LOFTER